首頁 » 台灣「童星」紀寶如,5歲成搖錢樹,13歲被人為「抑生長」,與人生下「怪孩」,60歲終「重生」找回自己

台灣「童星」紀寶如,5歲成搖錢樹,13歲被人為「抑生長」,與人生下「怪孩」,60歲終「重生」找回自己
2023/02/22
2023/02/22

在台灣的一家小科所里,一位衣冠楚楚的老人問醫:「有什麼辦法可以不讓女孩子長高嗎?」

  醫很是不懂,但還是很認真的回答:「是的,不過很貴。」

  老爺子一聽,臉上露出了笑容,說道:「錢不是問題,再繼續當童星,怕是沒錢了!」

就這樣,小女孩在椅子上,它們將注射器對準女孩的膝蓋,扎了下去。

小女孩頓時淚流,哭聲透過走廊,整個彌漫在女孩的聲中。

小女孩求奶奶: 「阿嫲,我不要。」

但奶奶沒有絲毫猶豫,說道: 「為了讓你繼續當童星,你忍忍。」

這一幕發生在電視劇《珍珠人生》里,也發生在台灣童星紀寶如的身上。

這一年,她才13歲,正是長高的時候。

這一次下去,她的身高永遠停留在了1.49米,往后的數十年,她的模樣都沒有太大的變化。

紀寶如的人生被按下了暫停鍵,但她的「事業」卻蒸蒸日上。

不僅拍了200多部電視劇,30多部電影,還出了4張唱片,被稱為「天才童星」的她,火遍了東南亞。

這看似風光的一切, 卻束了她數十年的時間。

01

1962年,隨著嬰兒的啼聲響起,一對雙胞胎在台灣出生了,其中一位女寶寶就是紀寶如。

當時民間,不僅重男輕女,還一直流傳著雙胞胎是不太好的說法。

因此,紀寶如就「順理成章」地被送到了外婆家。

在她記憶里,從來沒有過爸爸媽媽的身影,有的只是一個時不時來給外婆送錢的女人。

女人身穿旗袍,婀娜多姿引人注目,她匆匆摸了一下小紀寶如的額頭,放下錢就離開了。

好幾次,紀寶如都問外婆:「這個人是誰?」

但外婆似乎沒有聽到一樣,不予理睬。

直到後來,紀寶如才知道,那是自己的媽媽,是爸爸的第三個老婆。因為是私下的小孩,只能喊媽媽為「阿姨」。

也正是如此,外婆每次都不敢正臉看父親的家人,經過家門口都悄悄地。

而紀寶如的母親,也不是外婆的親閨女,所以,外婆也沒有把她當親外孫看待。

外婆十D九輸,喝多了,就拿她發氣,領著她去父親家討錢。

寄人籬下的她,從小就非常乖巧懂事,4歲就會自己煮飯。

沒有新衣服穿就穿別人不要的,冬天赤著小腳在地上跑,發抖也不敢說。

錯綜的家庭關系,缺的親情,讓她從小就會看人面色。

為了討好別人,每次去奶奶家要生活費的時候,見人就馬上九十度鞠躬問好。

然而奶奶并沒有正眼看過她。

直到有一次,奶奶發現小寶如甚是可愛,聽說還有演戲的天賦,就讓她10秒之內淚流出來,并且給她一塊錢。

小小年紀的寶如還不知道什麼是演戲。

而淚流是她生活的常態,奶奶讓她,她很快就哭出來了。

那時候,奶奶做夢都想家里能出來個大明星,便把她接回來養。

寶如以為和爸爸媽媽生活在一起,再也不用被外婆說了,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意。

殊不知,她才剛離開了一個籠,又進入了另外一個里。

02

奶奶帶紀寶如去試鏡,沒想到被電視公司的制片人看上了。

當制片人問: 「如果沒有媽媽了,你會怎麼樣?」

聽了這句話的寶如,制片人話音剛落,寶如的淚就嘩啦啦地往下掉。

第一場戲順利通過。

接著導演又讓她表演一段戲,不識字的她,一句一句聽奶奶念台詞。

可能是天賦異稟,或者是生活過于苦,寶如不負眾望,聽一次就記住了所有的台詞,順利完成了試戲。

紀寶如成功出道,慢慢開始有人找她拍戲。

而奶奶也不拒,只要找上門來的,全都答應,不分晝夜地帶寶如去劇組拍戲。

小寶如也不敢說累,只想給奶奶多賺錢,這樣才有好日子過。

但對奶奶而言,她只是一棵搖錢樹罷了。

拍戲的時候,才能出去,平時就在閣樓里,只留下一個桶給她「方便」

,讓她徹底沒了自由,連母親也不能來看。

這份感覺也深深植根于她的心底,以至于類似的角色她都詮釋得淋漓盡致,很快進入狀態。

那時候,她常演一些比較悲的角色,在《小紅娘》里,扮演缺愛的女孩,在《葡萄酒》里,她扮演父母感情不和的千金。

還有一次,她演一個被不好對待的養女角色,在一場戲中,對方演員還沒上手,她就開始淚流起來。

每次能把角色演繹得如此形象,其實都是真實內心世界的表達。

在演別人的同時,也借戲份把潛意識里的情緒發出來。

很快,她因為演戲紅,被人們稱為 「天才童星」。

更有人說: 「香港有個馮寶寶,台灣有個紀寶如。」

一流的演技,過目不忘的台詞功底,大家都覺得紀寶如就是為演戲而生的。

其實,她根本不喜歡演戲,踏入演藝圈,無非就是為了賺更多的錢,哄奶奶開心;

沒日沒夜的拍戲,讓她一個學期在學校都待不了幾天,甚至要拍戲到半夜,四點就被叫起來記台詞,幾乎沒有睡覺的時間。

她不認識拼音,更不會算百位以上的數學。

她成了奶奶手上的一顆棋子,任由擺布。

為了不讓她再長高,奶奶帶她用藥,還用紗布裹住,不讓其發育。

實在當不了童星,奶奶就讓她轉型當歌手,連續出了幾張專輯之后,

就輾轉東南亞地區巡回演唱,常常唱到嗓子發不出聲音。

更過的是,奶奶還讓她去當駐唱,那裡什麼人都有,這些屈,寶如都只能憋著。

人前風光的女星,人后卻是這般,即使賺再多的錢,也換不來自己的自由。

日夜的累,無休止的日子,讓寶如萌生了不活的念頭。

而一個叫余龍的男人,拉了她一把。

03

在一次宴會上,寶如習慣地見人就喊: 「叔叔阿姨。」

只有這個男人對寶如說: 「不要叫我叔叔好不好。」

這是第一次有人把她當女人看待,從沒和異性相處過的寶如,一句話就讓她入了愛河。

余龍是第一個真正關心她,愛她的男人,兩人相處沒多久就定了終身。 

然而這段感情卻得不到家人的祝福。

為了能和余龍在一起,寶如退出了演圈,并且主動對余龍說: 「我要懷孕。」

3個月后,她未婚先孕了。

她帶著200塊錢和余龍遠走高飛。

這是她第一次不聽奶奶的,也是第一次自己做選擇。

然而,選擇,終究是要付出結果的,8個月后,寶如早產了。

當她看到自己的第一個孩子時;

「天啊,我生的是什麼?」

保溫箱里的孩子像一只青蛙,肚子破了一個個洞,里面的清晰可見。

醫告訴她:

「孩子是先天性腹裂。」

這對她來說,無疑是晴天霹靂,但因為自己從小被棄,所以她不忍不顧這個孩子。

當她把孩子抱回家的時候,人人都說這是她的結果。

後來的4年里,她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丈夫的身上。

夫妻兩人努力經營餐廳,存錢買房。

日子總算是有了一點盼頭。

然而卻遇上了股市,他們的家產頃刻蒸發,而婆婆還把虧的錢怪在寶如的身上。

這個時候,余龍外面還有了別人。

寶如氣不過,就收拾行李,離開了這個家。靠著自己的人脈,開了一家KTV。

剛失婚幾個月,余龍就被一場大火奪去剩下的時光。

寶如聽到消息,馬上趕來現場,婆婆卻指著她說: 「是你克了我兒子。」

她才知道,離開自己后,余龍郁郁寡歡,才遇了這場大火。

此后,寶如去當媽媽桑,表面是賺錢養家,實際是不顧自己,喝多了就回家拿孩子出氣。

她非常甚至到了失理智的地步,她開始自ㄘㄢˊ

好幾次,她醒來都發現自己躺在地上。

她完全變了一個人,像她童年時的外婆一樣,對自己的孩子不好;

她兒子受不了,就去撞墻,醒來后生活不能自理,連人都不認得了。

而二兒子走上吸D的道路,屢教不改。

寶如這才發現,自己不是一個合格的母親。

她親自把二兒子送了進去。

往后的12年里,紀寶如都生活在愧之中,

但人一直活在過去中,是無法重獲新生的。

紀寶如的一生曲折,都已經是過去,如果看著過去不放,余生將過得更加難。

所以,她找回了父母,也原諒了奶奶;

她試圖修復親情關系,讓自己從過去中走出來。

她還重返娛樂圈,不懼分享自己的過往經歷,甚至在自傳電視劇《珍珠人生》中飾演自己奶奶。

她真的放下了,和過去的自己和解,和家人和解......

04

她開始潛心公益,幫助其他老人和小孩。

還把自己一生,編輯成書,名叫《愛,逆轉勝》,并寫道: 「無論再怎麼不堪的人,只要有一顆愿意的心,還是有機會重生,活出人生真正的使命和價值。」

60歲以后的紀寶如,才找到了自己人生的價值,為自己而活。

未來不管是幸福還是苦難,都牢牢在了自己手里,一切都由自己把控,這才是她想要的人生。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